今天是

山东东营区职能部门出错 柔弱女子买单

 时间:2019-05-12 10:08:30来源:中国经济发展网责任编辑:高强

日前,本网接到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宁阳路86号B幢1单元401室房屋共同所有人之一王芸(化名)的求助,称其前夫马玉水(化名,该房屋另一共同所有人)在其不知晓的情况下,以另一女性冒充她,将她与马玉水的共有房屋用于贷款抵押。
       王芸对本网工作人员说,2019年2月18日上午,她与马玉水办理了离婚手续。婚姻存续期间共购买两套房屋,离婚协议中载明双方各分一套,其中位于榴香园的那套房屋(即东营区宁阳路86号B幢1单元401室)归她所有。办理离婚手续的当天下午,她与马玉水到东营区不动产中心办理房屋变更手续时,发现离婚协议中划归她的那套房子在其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被用做贷款抵押物。
       其后,王芸通过不动产中心查询窗口进行查询并通过调取不动产登记档案得知,马玉水于2018年1月17日以该房屋作为抵押物,与东营市黄河口典当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抵押典当合同》,贷款金额为42万元,期限一年,应于2019年1月16日还清贷款。合同签订的当天,马玉水和一名冒充王芸的女性及黄河口典当行工作人员李吉军(由不动产中心提供的现场办理人员视频资料得知)等三人到东营区不动产中心办理了抵押贷款登记手续。
       王芸表示,该房屋属于她和前夫共同所有,在她本人未到场也未签字的情况下,东营区不动产中心对《抵押典当合同》予以登记,是非法行为。故此,东营区不动产中心给马玉水和冒名者出具的《不动产登记证明》(鲁(2018)东营市不动产证明第0000981号)和那份《抵押典当合同》一样,是没有法律效力的。
       2019年3月4日上午,王芸在家人的陪同下到东营区不动产中心咨询如何纠正由不动产中心工作人员造成的抵押贷款登记错误。不动产中心领导的答复是:不动产中心将要求马玉水和东营市黄河口典当有限责任公司7日内到不动产中心撤销抵押登记,如果7日内他们不进行撤销,不动产中心就会进行公示撤销抵押登记。但是3月4日下午,不动产中心又改变了说法,说必须有法院的判决书才能撤销登记,并且让王芸办理了不动产抵押异议登记,让她起诉马玉水和东营市黄河口典当有限责任公司,诉求是《抵押贷款合同》是不成立的,只要法院判定合同不成立,那么不动产中心就可以撤销登记。同时还说,如果在办理了不动产抵押异议登记后15日内不去法院起诉,那么抵押异议无效。
       《抵押典当合同》第7条规定:“典当期限或者续当期限届满后,当户应在5日内赎当或者续当,续当需经典当行同意。逾期不赎也不续当的,则自当票规定的到期之日起,抵押物所有权归典当行所有。典当行不需要征询当户或其他人同意,有权按照有关规定处理或拍卖抵押物……”王芸说,现在合同早已逾期多时,既未赎当亦未续当,黄河口典当行随时可能处理和拍卖房屋。
       因为担心房屋被拍卖,3月5日,王芸到东营区法院起诉了马玉水和黄河口典当行,3月11日法院正式立案。可是,3月26日黄河口典当行进行了民事反诉,反诉理由是:该房屋已在不动产中心办理了房屋抵押登记手续,取得了房屋他项权证,所以该房产享有抵押权。
       不动产中心要求王芸到法院起诉并拿到判决后才可撤销错误的登记,可是黄河口典当行又以不动产中心的错误登记为依据,双方互相推托,均以对方的行动为前提,而后果却落到了无辜受骗的王芸头上。
       自己犯了错误不肯主动纠正,还要求法院判决然后纠正,并说这是相关规定,真是匪夷所思。《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章第一节(不动产登记)第二十一条规定:“因登记错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登记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从这一条看,登记错误要由不动产中心承担责任,并没说必须由法院判决。应当赔偿,反倒不应当纠正了吗?
       3月29日,王芸打市长热线投诉不动产中心“不作为”,但是东营区国土局的回复是,不动产中心只进行形式审查,不进行实质性审查,所以不动产中心没有错。
       错误已经摆在那里了,不动产中心居然没有错,难道是王芸错了吗?
       从东营区国土局的答复来看,似乎“形式审查”就是不审查,我错了,你活该!可是法律真的是这样规定的吗?《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章第一节(不动产登记)第十二条规定的登记机构应当履行的职责中,第一项就是“查验申请人提供的权属证明和其他必要材料”。“必要材料”里面应该包括身份证吧?“查验”是法律规定给登记机构的职责,可是不动产中心对此查而不验,何止犯错,已经违法了。
       不动产中心的赵主任说,王芸的身份证已颁发十年,女人的变化很大,很难甄别是不是本人,错认在所难免。这一下,竟然把责任推给了国家!王芸的身份证确实已经颁发十年了,但仍然远未到国家规定换发的期限,难道国家不考虑身份证使用者的相貌变化吗?既然还在国家规定的使用期限内,不动产中心就不该以“女人的变化很大”为理由替自己的错误辩护。如果这是一个逃犯的话,十年之后就可以公然地逍遥法外了吗?赵主任说错认在所难免,是自己对自己的原谅。如果我们不苛求他一定认准的话,那么他错认之后还不该赶快纠正吗?
       4月10日,王芸同家人再次到不动产中心询问,赵主任提出了两个方案:一是不动产中心将逐级上报申请撤销抵押登记,看山东省不动产中心是否可以撤销;二是由王芸起诉东营区不动产中心,他们将在法庭上承认错误,接受判决,撤销登记。不动产中心答应4月12日下午给王芸答复。
       4月12日,赵主任告诉王芸第一个方案行不通。王芸提出看一下不动产中心是不是真的启动了申请撤销程序,但是赵主任拒绝了。他说,下一步的重点应该是找到冒充王芸的人,催促派出所尽快破案。事实上,2019年3月2日,王芸就已经到黄河路派出所报了案。但冒用他人身份属于刑事案件,与不动产中心撤销错误登记并无关联。如果说不动产中心解决问题的关键就是要找到那个冒名顶替的人的话,那只需要找到马玉水就行了。冒名顶替者即使不到案,这个错误也是明白无误的;即使那人到了案,也满足不了不动产中心提出的任何方案。
       众所周知,民事诉讼是一件很麻烦的问题。我国的《民法通则》总共九章一百五十四条,大约14万字;《民事诉讼法》总共四编二十七章二百八十四条;《物权法》五编十九章二百四十七条。要求王芸对这些烂熟于心无疑是强人所难。如果聘请专业律师,律师费是很高的。但是,法院不认为律师费是为诉讼支出的必要费用,因此,即使打赢了官司,也无法要求败诉方承担己方的律师费,因此造成诉讼成本过高,这就使相当多的人碍于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有理而无法起诉。王芸悲愤地问,行政部门的瑕疵过错,为什么要让我一个小弱女子来买单?
       经过几度反复,事情仍无结果。王芸到不动产中心不知去了多少次,不动产中心仍然要求法院判决。王芸也曾与东营区国土局多次沟通,期望事情有一个能够让人接受的结局。国土局表示会积极地协助王芸,协调法院把事情妥善地处理。在国土局和不动产中心的误导下,王芸把希望寄托在了法律诉讼上,而结果上文已经讲过了,问题多多。自己的错误,自己不予纠正,反面要法院判决,而法院如何判决,并不取决于不动产中心的态度。倘若法院不予立案,是不是这个错误就犯得天经地义了?冒充他人、合谋诈骗也就可以逍遥法外了?
       更让人不解的是,一个区级下属单位,居然提出他们可以协调法院解决此事。如果法院支持王芸的主张,何用协调?如果法院不是这种态度,区国土局的协调可以改变法院的立场吗?众所周知,中国是一个司法独立的国家,如果一个地级市所辖的区政府的国土局及其再下一级的不动产中心都可以“协调”法院判案,那中国的司法不是太儿戏了吗?
       在弱者求告无门的情况下,发生了太多私力救济的事件。西安女研究生因为维权无果,被迫坐到了奔驰汽车的引擎盖上,前车之鉴所去不远,难道我们还要把另一个知识女性王芸也逼成“泼妇”才肯罢休吗?
       文章纠正电话:15010112026

 

版权所有:中国经济发展网   Copyright 2018 www.development-cn.com All Right Reserved.
国家互联网ICP备案许可证:京ICP备09051002号-4
未 经 授 权 许 可 ,不 得 转 载 或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