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兰州女子拆自己的违建被指涉嫌故意毁坏财物引争议

 时间:2018-11-22 20:16:19来源:责任编辑:

兰州七里河区居民樊女士最近爆料称,今年4月份,因不堪前夫骚扰,自己拆除了一间违建房,结果却被以毁坏财物罪传唤。

樊女士反映说,这场纠纷从去年开始,已近一年。原本自己想给城管打电话拆除这一违章建筑,打了一百多次。“我们就天天打那个电话,我都找成名人了。”

这间违建房位于兰州市七里河区瓜州路一间名为“老中医化妆品”店的旁边。樊女士向媒体描述,“一个顶,一个门,两边的墙都是我的,房子的形状就是一个通道。”

媒体联系到建兰路执法中队的队长吴正华,他称,“我们依照派出所的认定,这房子是93、94年的自建房,属于历史遗留房,并非是违建房。”

樊女士还透露,自己与前夫离婚这4年中,报了三十多次警,然而公安均以一句“你们这是家庭纠纷”作罢。

引发争议的违建房

拆违建房被定为“毁坏财物罪”嫌疑人

2010年,樊女士与康金豹结婚。婚后,樊女士发现康金豹吸毒。除此,他还有前科。

媒体查阅资料发现,“康金豹”一名曾出现在2006年“甘肃第一打黑案”李旭霞案中,康在该案中使用威胁、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他人财物,被判为敲诈勒索罪。

2014年4月,樊女士与前夫康金豹经法院主持离婚,结束了4年的婚姻。之后4年,樊女士一直深受康金豹骚扰。

樊女士拥有兰石家属院前的四间铺面。她向媒体透露,康金豹动辄坐在这些店铺面前,穿西装、戴墨镜、叼着烟、喝着茶。

“老中医化妆品”是租下了樊女士的一家铺面。该店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媒体,每次收租金的时候,因协议是与樊女士签署的,按理应将租金交给樊女士。但康金豹会再来收一次租金。

在这几家铺面中,一间名为“米兰婚庆花艺”的店铺深受其骚扰。樊女士透露,这家花店的店主李柔(化名)从2010年与她签约,租了7年。“他经常骚扰那家花店,因为都是女的,而且就这一家店铺没有产权证。这点比较被动。”

这家铺面“本来是个走廊,过道”,一开始由康金豹的父亲康巨宜花了两千块钱造了一个房顶,后来樊女士接管店铺后花了三万元装修成了店铺。

也就在2010年结婚这年,康巨宜将这四家铺面以7万元价格卖给樊女士,让她还清生意贷款。双方签订《房地产买卖契约》并做了过户。樊女士称,当时她提议写了她与康金豹夫妻两个人的名字,“要不然他们家以为我图什么。”

2014年,樊女士与康金豹协议离婚。康金豹签下协议,放弃四家店铺任何使用权利,樊女士赔钱了事,迄今4年间共给康金豹40多万元。

2017年,康巨宜起诉樊女士,想要从儿媳妇手里夺回这四间店铺的所有权,最终败诉。而后,儿子康金豹便打上了这间没有产权证的店铺的主意。

之后,樊女士一直饱受康金豹骚扰。期间曾报了三十多次警,但警方以一句“你们这是家庭纠纷”作罢。

2017年12月,樊女士打算把这间违章建筑拆除,这样前夫就不会再来骚扰了。于是给了租户李柔一万元,关了这一花店。不过,发现今年1月份,前夫康金豹已将此占据,并重盖了顶,装了卷帘门。

樊女士向媒体称,自己给城管打电话拆除这一违章建筑,打了一百多次。“天天打那个电话,我都找成名人了。”

但城管一直没来拆除。樊女士回忆,当时建兰路执法中队的队长吴正华跟她说了一句,让她自行拆除,但这房子不管是谁的,没审批手续以后都不能再翻建了。

“这句话我听懂了,我才去干的事儿。”4月17日,樊女士将卷帘门拆除了。

没想到,今年9月份,她发现康金豹再次安装了卷帘门,再次翻修了这间房。与此同时,9月5日,时隔五个月后,樊女士收到了来自当地七里河分局的传唤证,樊女士被认定为“涉嫌毁坏财物罪犯罪嫌疑人”。

“我这一想,我这一年都干了什么呀,房子没了,自己还成嫌疑人了。” 樊女士向媒体哭诉说。

七里河分局送达给樊女士的传唤证

是否“违建”有争议

关于违建房的纠纷,从2017年12月开始,如今已近一年。

10月12日,媒体联系到建兰路执法中队的队长吴正华了解此事。吴称,“我们依照派出所的认定,这房子是93、94年的自建房,属于历史遗留房,并非是违建房。”

媒体查阅资料发现,历史遗留房包括私房因社会主义改造遗留问题,文革期间被挤占、没收的私人房产问题,建国初期代管的房产问题,落实华侨、港澳台胞私房政策问题等。

而据一起2018年民事诉讼案文书中显示,兰石家属院前的这四个店铺,是康金豹父亲康巨宜所在单位原兰州石油化工机器总厂出售给他的房改房。

对此,樊女士称,“他们(城管)总是要找一个理由。”这一家没有产权证的店铺,樊女士描述,“一个顶,一个门,两边的墙都是我的,房子的形状就是一个通道。”

按照当地公安的报价,一个卷帘门8960元。

樊女士请的代理律师也这么认为,他称“这间房子其实连个违章建筑都不是,就是个棚子。”(据腾讯网/每日人物 作者:徐巧丽)

原标题:兰州女子拆“违建房”被毁坏财物罪传唤,律师称,房子就是一个棚子

原文链接:http://o.xw.qq.com/cmsid/20181016A123PW00

延伸阅读:

雇人拆自己的违建,被公安以涉嫌故意毁坏财物传唤

前几天接到好友樊女士的诉苦,说我在北京媒体工作多年,能否帮帮她,埃,我也是屌丝一枚,只能求助网友支持转发。

今天,对,就是今天,我的前夫康金豹,头戴墨镜目无王法,公然装修违法的门市房(城管执法部门处罚通知已经定性)他光天化日之下,在街边违章建筑门口,香茶一喝,在向谁示威?谁在保护一个公然抗法的瘾君子?我的乖乖,没有人为他撑腰,他哪里来的底气。

街边随意搭建商铺,这与打造最美兰州实在不和谐。

地址位于甘肃兰州七里河区,瓜州路消防大队西侧二十米兰石家属院,沿街商铺。

这间门市存在很多年,十年前,我前夫的父亲把商品房转让给,在转让前,前夫的父亲花费两千元,在住宅楼旁搭建的。商品房转让的同时,连同这间临时搭建的门市,一起转给我。并且一次付清转让款。我又花费三万元进行装修,为了维护家庭开支,出租给一个经营花店的。

一个吸毒者,毒瘾发作什么事都能干出来,这样的婚姻我实在无法继续,协议离婚。并明确说明,这间违章建筑属于我的,有书面协议和周边邻居为证。

离婚后,前夫以这间违章建筑为半径,经常骚扰我,苦不堪言。我为了切割逃离是非之地,多次到城管执法部门申请拆除。

兰州城管真是奇葩,违建我们不管,因为此建筑存在多年,我多次投诉,城管也来过现场,就是置之不理。

好友多次登门后,城管执法部门回复说“要拆你自己拆”吧,我们很忙,哈哈,我们很忙?

好吧,就这,我找了两个人,自行拆除,其实就是把卷帘门拆了。刚刚开始拆除,警察来了,一个工人还被七里河建兰路派出所定罪“毁坏财物”,我也被列为嫌疑人,被传唤。

请问警察叔叔,毁坏谁的财物?一个非法违章建筑,又有城管执法部门的处罚告知书。又得到城管执法部门允许,自行拆除。

更可笑的事,我被传唤至派出所,问询一个多小时。

再问七里河建兰路派出所,你们维护违法建筑的依据是什么?难道你们也和城管一样为吸毒者保驾护航吗?康金豹拿什么证据,举报我非法侵犯私人财物?

这间临时搭建的违法门市,昨天已经被我前夫装修一新,谁来制止他?

我多次通过民情通平台投诉,希望兰州相关部门领导能够,关注此事,尽快帮我解决问题,让一个热爱兰州的弱女子敢回家。

康金豹吸毒多年,又因涉黑刑拘过,现在他公然翻建违章建筑,谁来监管。如果任由一个瘾君子翻建,那我想问问,这间纠纷房屋报警30多次,没有结果,我的米兰花店去哪儿了?

现在我心力绞碎,只能恳请大家帮忙转发支持,当你无助的时候,才发现,天是灰色的。(大叔观察)

 

版权所有:中国经济发展网   Copyright 2018 www.development-cn.com All Right Reserved.
国家互联网ICP备案许可证:京ICP备09051002号-4
未 经 授 权 许 可 ,不 得 转 载 或 镜 像